EN [退出]
树莓>中国新闻

_资料:黄海波谈感情“难题”

2017-11-22 07:06

《咱们结婚吧》正在热播,黄海波延续了《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建立的好男人形象,不过这一次,他自认,“果然”比“余味”更贴近生活中的自己。两部戏的导演刘江评价黄海波较之三年前演技更加沉稳、内敛了,黄海波则说,拿出真实的自己,寄托了全部美好的愿望,拍完这部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恐怕是演戏的最高境界。

刘江透露,黄海波之所以愿意接下果然这个角色,居然是因为未婚的黄海波打算靠着这次拍戏,来过一过结婚的瘾。带着这种体验式的好奇和一个演员的敬业,黄海波准确诠释出了果然这个最矛盾也最具时下热点性格的人物,他有喜感、浪漫的一面,也有难以克服的恐婚症,不敢娶自己的新娘回家又唯恐心上人落入他人“魔爪”的纠结心情,这让黄海波费了好一通精力来揣摩。

黄海波很高兴在拍戏中体验到了一些夫妻相处之道,苦恼的是,自诩对待感情严肃、认真的他在现阶段也只能借着拍戏的便利来体验婚姻的幸福了。毕竟,在戏中恐婚的果然最终抱得女神归,戏外的黄海波却在做好了一切走入婚姻的心理状态下无婚可结。他承认有过三段正式的恋情,亦对曾经一段长达四年的虐恋念念不忘;他认为只谈一次恋爱就奔着婚姻去的爱情不靠谱,却也更认可婚姻中现实的一面——相爱的两个人难保彼此的两家人也能和谐相处之尴尬。

细数近两年黄海波接拍的电视剧,已经没有三五年前那么铺天盖地了,可那些年“国民老公”的各种优良品质,倒是这两年来潜移默化地根植进黄海波的心里。从《新上海滩》的丁力到《媳妇的美好时代》的余味,《咱们结婚吧》的果然,在这些角色中,观众把执着、认真,有些许的木讷,甚至有点轴、有点贱贱惹人爱的气质都不自觉地掺杂在了黄海波的身上。而生活中,他描述自己只是个无婚可结的2.0版经济适用男,享受和另一半奔着地摊货去跟人还价买衣服的乐趣,压根就不敢把明星的光环往自己身上套。

访谈

这是一段长大了的爱情

记者:你感觉《媳妇的美好时代》和《咱们结婚吧》这两部戏的区别在哪?

黄海波:我特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媳妇的美好时代》海清演的是媳妇,这回圆圆演的是爱人,前者是婚后的家长里短,但跟圆圆这个是俩人谈恋爱,30集才领证。然后婚后夫妻双方在建立信任的过程中又出事了,到50集大结局的时候才举行婚礼。“媳妇”在我心目当中是无可替代的,圆圆演的“爱人”更是无与伦比。

记者:那从余味到果然,有升级吗?

黄海波:最初,刘江导演很担心我再演成余味,我也担心。开拍第一周,我俩都掉进一个误区,他在努力地掰我,我也在努力地调整,但越演越不对。我就找导演聊。我说葛优演了那么多角色他依然是葛优,姜文演了那么多角色依然也是姜文,那么我也永远不可能完完全全脱离我自己去变成另外一个人。可能余味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比较深,但我觉得聪明的观众是能够看到我的成长。后来我们发现,电视剧开头果然跟余味是最不像的,就是男人在没有爱上女人之前的那一段,他老劲儿劲儿的。

记者:看《咱们结婚吧》,感觉果然比余味更爷们儿气一些,这是角色设定的,还是你经过这些年自己的气质变硬朗了?

黄海波:我说这个戏就是黄海波去演黄海波,高圆圆去演高圆圆,然后我们用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感觉,在剧本设定好的框架里完成。我们依然沿用了当年《媳妇的美好时代》那种创作方法,大家会有即兴表演,但所有流露出的情感全是我们自己的。反正我说实话,我觉得果然就是我,我把我自己所有处理感情的方式全放在里面了。

记者:现在大家都知道,你在生活中是特别渴望结婚的,果然那种“恐婚”的心态你容易理解吗?

黄海波:这不难。桃子和果然都不是什么各色的人物,他们只是经历了失恋,需要疗伤。果然的经历如果生活中我黄海波碰到了,我得抑郁喽,真受不了这刺激。

所以,我觉得这部戏表现的是一种长大了的爱情。大家都谈过恋爱,都失恋过,在失恋的过程当中委屈、难过、伤心、痛不欲生,但是为什么后来你再次谈恋爱就会更好一点,没准就成了,因为你在谈恋爱的过程中,吸取了原来的一些失败的经验教训,可能你不再像20多岁那样的自私、那样的耍脾气、那样的任性,你更能理解了、你更能包容了,因为你自己长大了,所以你后面开始的爱情才会稳固。我打个比方吧,这个故事讲的是1+1=2的爱情,男女双方走入婚姻时他们之间公平、平等,是心灵上平等。而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那叫1+0=2,现实生活当中就是算错了。

婚姻这事儿上我不敢胆大

记者:听导演说,你是一听到这个剧名,还没看本子就想演。

黄海波:没错。就因为这个名字,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词语能够替代结婚,任何词语都不如“结婚”二字喜庆。

记者:你希望沾沾这部戏的喜气,对吧?不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娶”的呢?

黄海波:这种压力,它是无形的。我们家相对比较传统,爸妈都是当兵的,住在部队大院。我们那一拨发小,差不多35人,都当爹当妈了,就我例外,你想想我父母得有多大压力。就算在演员这行里,我身边的一些好哥们儿、好弟兄就连最不可能当父亲的都当上了。

记者:所以你本来是一规矩老实长大的孩子,觉得你应该是一路按部就班,结果你现在却成了“例外”。

黄海波:对,我真觉得我应该是按部就班的,结果反而我自己就没按部就班。你要知道,在“生活美满”这件事儿上,我是很要面子的。再加上我妈她叨叨,真叨叨。我爸妈以前还经常会因为将来黄海波是要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的问题吵一架。这不是吵给我听的嘛!

记者:开播发布会时,你说每次回家都得跟爸妈汇报最近相亲的情况,真这样呀?

黄海波:确实是。其实我也没见几个,你看我哪天闲着来了?然后回家就得编,结果编乱了,被我妈发现了,全露馅儿了,那真是知子莫过母啊。我妈说,我告诉你黄海波,别老拿话填补我,你这些招儿使尽了。

记者:后来怎么办了?

黄海波:我经常会跟他们说,我说我忽然有一种感觉,快了,马上。你要知道这种办法偶尔使一次、使两次还是有效果的,但现在是真没招了。所以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我把全部的身心搁进去了,发了非常美好的愿望。再说得难受点,我觉得我生活中的无可奈何、委屈、难过,生活里完成不了的那些事,非常完美地通过一个作品、通过一个人物把它表达出来了,我觉得太棒了、特满意、太好了。我心灵上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记者:归根到底还是你爸妈急,你如果没有这个压力其实也不太急对吗?

黄海波:急,我也急。我想有属于我的家庭,我再说俗点,我想知道黄海波未来再奋斗,是给谁干的。

记者:按说,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应该挺多的,是不是你顾虑太多,不够大胆呢?

黄海波:生活不是影视剧。戏里面,这场戏演错了我可以重来,我可以演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演满意为止。但生活里我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样的,未来的生活我没法设计。我是胆小,胆子大了是要死人的。而且,爱情是俩人的事,但婚姻是相爱的两个人所代表的他们那一大家子的事,融合得好幸福美满、融合不好即使你们俩再相爱,也会给未来带来无穷的隐患。有的事情是可以躲的,有的事情没法躲。

记者:你这么说,好像自己都走在绝路上了,没那么悲观吧。

黄海波:不瞒你说,曾经有一段我老找大师算命,至少见了10个,要是没大师跟我说说这点事,我就没法活了。

记者:你把大师当心理导师了。

黄海波:对,大师说好话我愿意听,他说点不好的我回去更难受。我想找一个搭帮过日子的人,可缘分这事谁又能说得准?来的时候那你逃都逃不了,我一直在等待他们到底算得准不准,他们说我得等到2015年,所以目前在等待阶段。

当前文章:http://48157.ddqdgj.cn/lvl3/61z9.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07:06

方中信张嘉倪绯闻  四书阎连科  普吉岛  brush怎么读  土豆 全身和小指  火烧云课文  南美水族论坛  运动员刘子歌结婚视频  张清安的6个老婆的照片  芜湖大司马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资料:黄海波谈感情“难题”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网络教育毕业个人评定